圆滚轴

一步一个坑——堆放一些不知该往哪发的文字,主要是同人和各种感想。

天鹿城没有苹果树(二)

依旧预警在前:

*腐向!兄×弟CP!

*如果玄戈还是个单身汪的前提

*因为抢到了预售所以继续庆祝一下

*兄弟开车,只有尾气

*不知道该怎么明说的AppleBananaOrange设定,尼桑是A,欧豆豆是(毫无自觉的)O

*99%都是私设

*在被屏的边缘反复试探,乐此不疲






7. 

北洛在人界长到十四岁那年时,第一次察觉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些许变化。

那是一个凉爽怡人的秋天的夜晚,正值丰年,全村各处都满溢着果实的甜美香气,羞涩和窘迫诸般心思都埋藏在旖旎的梦里不可言说。

第二天他生了病,发着高热,四肢酸软无力,全身上下不住地...

天鹿城没有苹果树(一)

天鹿城没有苹果树


预警:

*腐向!兄弟CP!

*如果玄戈还是个单身汪的前提

*不知为啥双十一了就想发一发庆祝(?)一下

*兄弟开车,只有尾气

*不知道该怎么明说的AppleBananaOrange设定,尼桑是A,欧豆豆是(毫无自觉的)O

*在被屏的边缘反复试探,乐此不疲

*捂脸,我觉得我的反射弧好长啊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









1.

这真是太荒唐了。即便作为一个妖来讲也太荒唐了。

玄戈动作缓慢且僵硬地从床上撑起身,整个人都淹没在巨大的震惊里,仿佛他才是昨天被荒唐了一宿的那个。

而且...

天鹿城没有空气墙

天鹿城没有空气墙

*99%都是私设
*cp是玄戈北洛兄弟,前后不代表攻受,互攻,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多亲密的描写
*鸡血上头,没有售后
*鴸的部分除了名字,全是我瞎编的

玄戈漫步在天鹿城的主街道上。
他的生活中并没有很多清闲的时光可供浪费,但是至少从一件任务奔向另一件任务的这段路途,他可以选择慢慢走路而不是闷头狂奔。
路边训练有素的护卫向他低头行礼,士兵与平民在树荫下享受难得的休憩。一个追着别人玩耍的小孩直直地撞到了他的腿,额头磕在他膝盖坚硬的护甲上,但玄戈目不斜视,步伐丝毫未乱,孩子自己反倒被弹了个跟头,摔出去老远。孩子认得这是他们的王,吐了吐舌头自己爬起来,一溜烟地跑远了。周围没人呵斥他冲撞了王,但也没人扶...

继续闲逛截图。

>>天鹿城的玻璃平台可真棒,还是个鸟瞰点哎(险些顺手信仰之跃),这么会玩的吗……

>>无意看到离火殿穹顶的马赛克,惊艳一下。

截点图顺便继续玩后感……

继续Warning:有一点腐向。


>>如图,这哥俩又是一双眉毛精睫毛精……

>>开最高画质的天鹿城美不胜收,走两步就想截图。虽然截图给小伙伴看的时候被疑问“你确定你玩的是古剑不是西幻游戏?”但微妙地感觉与流月城的画风有相似之处(该不会又是BOSS战的场景吧)。

>>不造是不是城里的光线问题,尼桑的肤色显得好黑好沧桑啊!

>>辟邪的本体就是人形的吗,没有其它形态的?外表和人类一毛一样?

>>仔细看的话,大家的眼睛反光都很好看!眼睛里有星辰大海!!

>>想知道兄弟的年龄。

>...

重点全都不对的试玩感想:

Warning:一点点腐


>>天鹿城美得我哭出来!(虽然总感觉走错了迪士尼片场)

狂截了一堆图。

>>晴雪出场的时候被虐了一下下,然后就想,噫,夷则和阿阮……

>>尼桑的名字起得真占便宜,弟弟你不想叫哥也得叫。

>>玩之前我以为哥哥攻一些,现在我觉得弟弟更攻……

>>走路撞到NPC,NPC会喊一声,撞到小孩还会把孩子撞个趔趄。于是非常恶趣味地在天鹿城把路过的所有NPC都撞了一遍……

>>跳崖会死!!!开心!(什么)

>>主角之外的每个有台词的人,我都有种他...

【古剑奇谭二】竹马三十题

一晃都出三了!我喜兄弟!我喜双子!!脑内甚至不受控制地开起了ch…(快停下)

翻到了鸡血时期写的小段子合集,CP是夏乐/乐夏无差,攻受什么的重要吗?

其实并没有写完三十个题(。

=====来挑战一下LO的审核叭!=====


竹马三十题

1.    第一次见面

一开始在江陵古道相遇的时候,夏夷则和乐无异都忘了自己和对方其实早已不是初次见面了。他们其中一个并不愿主动去回想在宫墙中寂寞捱过的童年时光,而另一个的童年回忆几乎都被“带着木头鸟的大哥哥”所占据,以至于其他一切相较起来都变得黯然失色。

故而他们在互通名姓的时候,也只是自脑海里某处有一...

be immortal番外(下)

连着猜输了三篇文_(:з」∠)_

文(1/3)

=====

基德抖抖翅膀,从墙上直起身子。从他脖子的两个窟窿里汩汩而下的血流戛然而止,身上衣服上的血迹也化作一簇火星朝四面八方散开了。

“呵,真是瞎了眼睛,不知道天高地厚。”

血族在天使冷漠的目光中被从内到外烧成灰烬,发出凄惨的嚎叫声。这恐怖的景象在节日里十分应景,基德一边整理发型一边想,其实把自己手里快要寿终正寝的老年机换成个智能机也不错,至少他也可以拿手机把这段录下来发推给别人欣赏。

如果罗知道他错过了天使这幅被摁在暗巷墙角让人掐着脖子啃,身上翅膀上不知道被来回揉了多少把,仪容不整的模样,可能会恼火得多掉几把羽毛。

等他把形象整...

软笔用起来手感好飘……
听着杀破狼广播剧写的。想看大大们画图…想看更多蒸朋风战甲,重甲、鹰甲、巨鸢,想看顾大帅穿鹰甲上天(?)…

白居易和元稹日常秀恩爱(不)
元白各自的诗集中俩人唱和的诗几乎全都能一一对应上

1 / 9

© 圆滚轴 | Powered by LOFTER